自然農法 - 回歸流奶與蜜之美好淨土

更新日期:2018年11月12日


流奶與蜜之地(A land with Milk and Honey),出自於聖經舊約中上帝要帶領猶太人前往的迦南美地(Canaan),一個物產豐饒、人民無憂無慮的美麗家園。奶與蜜,代表動物與植物的豐富生產,象徵著生命相互共存與生態永續融合的純淨聖地。


“Earth provides enough to satisfy every man's needs, but not every man's greed.” ― Mahatma Gandhi

然而,聖經中所應許的迦南美地(亦即現今以色列、巴勒斯坦、敘利亞和黎巴嫩等地),土壤早已鹼化,成為一片沙漠;源自北部黎巴嫩山的大量雪水和泉水,如今也已淤塞。所謂完美的淨土,我們還能保存下多少?


原始的大自然本來就是一個生命相互共存的生態,具有規律的平衡性。卻因人類的過度開發與貪婪需求,導致快速與大幅度的破壞,遠遠超過了自然生態的負荷。為了讓環境快速獲得平衡、保持高度生產功能,又繼續發展更高科技的化學工業來取代天然的生態機制。看似好像一樣能獲得產物,但原本該有的天然本質卻早已不復存在,甚至漸漸流失。


長期大量使用化學藥物的結果,除了導致土壤酸化、鹽化及地力衰退,破壞了水資源和生態環境,更危害了所有生物

與地球和平共存 - 不只有機農法,全球更興起了“自然農法”


傳統有機農法,講求“無論是土壤、生態體系及人類三者的健康均能夠維持永續的生產系統,並將所有型式之污染減至最低”。以噴驅蟲藥取代殺蟲劑、施有機肥來取代化工肥料,竭盡可能減少化學對於環境的危害,並採取輪作、間作、休耕的方式,來維持土壤的養分。


而所謂的自然農法,是一種「回歸原點,重視根本」的友善環境農法。以完全無藥劑、無肥料的耕種方式、不使用任何防治病蟲害的資材,也不採機械農耕,只憑著「自然力」、「土力」及「人力」來栽培作物,純然信任土地與植物的生命力。


自然農法與有機農法的理念非常接近,但做法上並不完全相同。自然農法比有機農法更加嚴格,除了有機農法的規定之外,還要維護自然生態、使土壤潔淨、強化土壤本身力量,同時要讓飽受汙染的土地回復為原貌。


兩種農法最主要差別就在於對土壤利用、施肥及蟲害防治上。有機農法對於農作物主要會施用『有機肥』做為基肥,並適時噴灑驅蟲藥來降低蟲害;自然農法則是利用蚯蚓、微生物、自然草葉……等『天然基肥』來滋養土壤,並利用害蟲的「天敵」來根除,或在旁種植另外一種植物,引開傷害農作的蟲害,達致生態的自然平衡發展,完全回歸最古老的傳統農耕方式


簡單地說,土地就像人一樣是活的,有各自的個性與問題。採用自然農法的耕作者,必須因地制宜,配合著作物習性、氣候節令等經驗與智慧,讓一切農事物回歸最原始的自然與根本。


為了方便機器快速且大面積採收,一般棉田都會先使用具有毒性的催熟劑和落葉劑,僅存乾燥枯萎的葉子與棉花,導致纖維容易斷裂,後續還必須使用更多化學處理來加強棉織品的彈性與柔軟度

棉花也可能以自然農法耕種嗎?


大自然本身是生生不息的,自然農法就是去瞭解自然生態包括昆蟲、作物、土壤及細菌的生態,以相生相剋的原理來減低病蟲害。


棉花的種植過程中,最大的問題就是容易遭受蟲害,而影響產量與品質。傳統種植棉花的過程必須大量使用殺蟲劑(Pesticides)來消滅害蟲,以確保農作物的收成量。但殺蟲劑不會選擇害蟲還是益蟲,反而變成過度殺害昆蟲,影響了生態。而有機棉花種植,不依賴殺蟲劑來解決害蟲的問題,而是以驅蟲的方式來減低蟲害問題。


然而全球的棉田,大約只佔農耕作地不到3%,卻有高達25%以上的農藥和殺蟲劑都是施作在棉田上。由此可知,棉田的蟲害問題有多難克服。也因此只有不到1%的棉田能夠實施真正的有機農法,完全採用純粹原始方式的自然農法更是少之又少了。


全世界能夠真正實施完全自然農法的棉田,僅存在於秘魯安地斯山脈靠近海岸線的縱谷中,以生產純正的有機匹馬棉(Organic Pima)而著名。因其純淨的自然環境,有著充足陽光、適當溼度的氣候,伴隨著豐富有機的土壤與水資源,得以小範圍的純人工自然種植有機匹馬棉田,培育出世界公認最為頂級的有機特長纖維(Extra-Long Staple)棉花,相較於其他產地的匹馬棉,品質來的更高、更純淨,但是每年的產量相當稀少,顯得更加珍貴。

此外,在棉花的成長過程中,雜草等不相干的植物也會成為棉花的競爭者,剝奪了棉花的生長空間、營養、水分以及陽光。傳統種植法的棉花農民,必須大量使用除草劑(Herbicides )來殺死雜草。相對的,講究自然農耕法的棉田,則是使用最傳統的方式,完全以手工拔草、同時捉蟲(比如最愛吃棉花葉的金龜子),仔細維護棉花的生長。


除了殺蟲劑和除草劑,傳統種植棉花還必須使用落葉劑(Defoliants)。落葉劑,是一種可以讓棉花一夜之間葉落殆盡的化學農藥,可知毒性非常之強。由於傳統棉田幾乎都是大面積種植,為了方便機器快速採收,會先使用催熟劑(Chemical Ripener)讓棉花同時間綻放,然後再使用大量的落葉劑,讓樹上只留下棉花,不論健康或不健康,一律全數採收。雖然大幅節省了時間和人力、省卻清除雜質的程序和功夫,但這樣的方式不僅讓棉花變得乾燥枯黃、纖維容易斷裂,更使許多棉花工人直接遭受毒害,並將毒性長年存留在土壤之中,間接毒化生態。


秘魯有機匹馬棉田,完全以純人工仔細挑選並只摘採最健康成熟的棉花,連葉子都保持最自然的新鮮翠綠

有機棉農民則堅持不使用落葉劑,而是等待棉花在寒冷的天氣下自然落葉後,才開始進行機械或人工採收。而自然農法的收割方式,則是回歸最傳統的人工,只在棉花盛開的時候,一朵一朵摘下最新鮮的棉花,保留棉花健康纖維,不健康的棉花不予採收,自然回歸土壤作為養分


如此遵循大自然的方式,讓有機棉花的種植和收成需時更長,工序更多、產量相對少,價格自然無法與大量採收的傳統棉花相提並論。尤其採用自然農法耕種的有機棉,看似耗損大量人力與時間,耕種的面積大多都在培養土壤與休息,完全不符合現代追求的經濟效益,獲得的產量更不足以供應全世界的需求,也讓多數的棉農敬而遠之。


但是,如果一塊土地利用只考量農產經濟效益,全年只栽植同一種農作物,這反而會吸引更多蟲害來吃,除非施以大量農藥,否則農作物就被蟲害吃光光。蟲害是具有抗藥性的,而化學農藥長期累積在土壤裡,藥物毒害殘留可能會超過數十年,這是對土地極為不友善的作法,付出的無形成本只會更多。


長遠來看,有機農法與自然農法在栽種和收割過程中,都為我們的環境帶來更多平衡、更多自然、更加健康的未來。


手工摘採的棉花呈現自然純淨潔白,可直接經過軋棉機壓成棉磚,進行開棉(打鬆)、梳棉、紡紗等後續製程。

所幸,維持土壤的健康狀態與生態環境,讓土地可以持續利用為準則的各種農法,在近年漸漸興起。無論是採取有機農法或自然農法,都希望逐漸喚醒大家對於土地的重視,帶領全球更加友善對待有機生態的平衡。


自然農法,是目前最尊重萬物生命的耕種方式。執行上確實有相當大的難度,也有著天然環境的限制,並非所有土地和作物都能如此理想地達成。現今也只有在最純淨滋養的土地,能夠以極小規模地實施自然農法的耕作與收割,獲得極高品質的作物。我們期許所有農民們如此愛護土地的付出與努力,都能被全世界看到,並充滿熱情與動力地不斷延續下去。


總有一天,我們也能重新利用大自然的力量,繼續創造人類與自然界生生不息的關係,回歸到那流奶與蜜之美好淨土!


純正的秘魯有機匹馬棉,整朵棉花極為潔白又紮實,以堅韌的特長纖維為著名,擁有極為天然細緻的棉柔觸感

延伸閱讀:

【小農故事】農法知識

穿在身上的環境殺手? 棉花的奇幻旅程

川口由一:創造「樂園」的自然農法家

日本農夫花11年種出的蘋果 只要一口全身細胞都感動

800 次瀏覽
  • Facebook - Grey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Grey Circle

版權所有 © 2018 OLIVIA YVES LTD